浙江农村电子商务社

工作手记:山西隰县如何做电商?(四)

农村电商在丽水2019-05-07 14:00:47

有很多同行开我玩笑,说我做农村电商被隰县“深深套牢”,我也没有对他们的这种玩笑话感到不适,反而觉得这是一种“谬赞”,仔细想来,从2016年开始到2017年的两年时间里,几乎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给了黄土高原上的这个“小地方”。

在农村电商的生活圈里,有人说我是商人,可以把货卖出去;也有人说我是文化人,能够把土地里的刨出来的东西给讲“活了”,能有一个又一个的小故事;还有人说我就是一个挖坑人,“忽悠来了”一帮又一帮的新农人,跟着到偏远的地方去“寻找施展拳脚的战场”。

我很欣慰这两年在隰县的日子里有那么多的新农人一起努力,有时我也在思考,乐此不疲的往返于浙江西南的山区丽水和晋西南吕梁连片贫困区,究竟是什么吸引我前往三晋雄邦之地。

就如同诸多影视剧自然不自然的就选择黄土高原作为取景地一样,里面有情节的需要,更有贯穿始终的情怀。

隰县,吸引了我,是那淳朴民风,优质梨果,又或是互联网迸发出的魅力与未知的价值和变数……

——王军龙

4

我们为何选择在隰县开展阵地战?


我总结了一句话,叫做“县长挑选服务商,服务商也挑选县长”大致背景是在县域农村电商的合作中,一些县领导怕遇见“水货服务商”到处撒点包装项目争取政府政策不做实事。而服务商也怕遇见主观急于求成,没有互联网思维“难沟通”的县长。我认为,那样的政企合作是没有好的基础与实施前提的,最后大多是虎头蛇尾。

每次给各地访学的电商人培训结束之后,都有许多“学员”过来加微信交流,隰县在丽水的会议之后也是如此。虽然这些学员看上去只是和农业、养殖业打交道,但是他们也善于去交流。通过微信朋友圈,可是经常看到他们组织的一些学习会,还有农产品采摘等信息,满屏充满了对丰收的喜悦,和对未来的憧憬。

这些来自隰县的小伙伴回去后,开办了隰县电商扶贫孵化基地、开设了农村电商服务站、开展了互联网梨树预订……一件件一桩桩,干的像模像样。

隰县县长王晓斌等干部还经常在我朋友圈对一些农村电商资讯与原创文章进行探讨,我得出一个判断,这个县长与县里的干部、百姓,对于农村电商“肯花时间”。

这也是后来,为什么我持续的介绍很多电商届“能人异士”到隰县,甚至自己掏腰包买机票让他们到隰县考察、促成合作的原因。因为,我认为只有一个县域的主官重视并参与到一个事业的发展,才是可以将资源转化到最大成效。所以,一个县域的农村电商是否能成,干部群众“真想干,敢真干”是先决条件

隰县给农村贫困户及残疾人开展电商培训,让他们通过互联网销售农产品、土特产,其中电商主管部门待着电商企业采购贫困户农产品网络销售,来提升他们的信息,同时打通这些企业和农户之间建立一个直接的通道,不仅减少了中间采购商的环节,还能把价格提升上去。这是在农民特定生产力、生产要素、生产条件的前提下的路径设计,其本质的逻辑更多的让农民生产力与农村现有资源如何变现,实现新的价值,促进农民增收。

浙江省丽水市是最早在农村推进电子商务建设的区域,多年来对农村电子商务的实践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并认为“农村电商”是农民增收的“一大法宝”,而丽水的做法也为丽水市取得全省连续八年农民收入增幅第一做出积极贡献。

现实情况下,电商扶贫的贫困人群自身存在一定的转型困难,主要是一些个体情况,贫困区域大部分在农耕经济与工业经济时代难以发展,多数生产条件“恶劣”,受到各种条件制约。

农村电商的基础设施建设,是打通农村与城市新连接渠道的有效载体,在“信息流、物流、交易流”实现互联的背景下,电商自然会促进农民增收。农村电商的实践中,我们有看到,由于青年返乡创业,乡村风俗、风景、老手艺成为新的流通介质,实现市场价值的匹配。这和以往,农民大部分情况下只有选择身体进城,用自己的一身力气打工换取劳动力价值是一样的道理。

虽然近年来淘宝村越来越多,依托淘宝赚钱的电商也越来越多,但是“农产品主打”的淘宝村寥寥无几,更何况农产品上行本来就是一个“瓷器活”,连“专业选手”也不一定可以胜任。

培训农民贫困户开网店,在互联网上销售农产品“脱贫”,在现实中成功的概率极低!在互联网信息对称,农村电商打通交易的大势下,挖掘贫困户的“优势生产力”、“剩余资源”是电商扶贫一个有效的实现场景。比如,一户贫困户只要养好10只鸡,让它们正常的产蛋,按2元一只的价格出售,就可以基本脱贫。而这样的生产模式,更为适宜农村本身的生产资源,也就是说养鸡才是农民拿手的,同时“小而美”也是可以避免生产风险的。又比如,乡村农家乐、民宿的兴起与农村生产力激活,与移动互联网分享、在线预订旅游电商,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与正向促进。

很多领导在交流中说,“但是农民还是不会卖鸡蛋呀?”那是因为销售路径中的角色缺失,电商扶贫更为需要建设的是“辅助性平台与服务体系”,完成贫困农民自己无法完成的“产品拍摄、网络传播、在线交易、物流打包”等,而不是改变农民的社会角色分工。

哪些路径容易实现呢?建议开展扶贫干部、乡镇工作人员、第一书记、大学生村官等角色的互联网工具基础使用,特别是社群的推广与营销,协助乡村与城市的“线上线下”连接,同时扎实做好“物流与商流”的协同发展。

值得肯定的,我觉得最重要是政府“退位”,与企业一起参与县域经济建设的模式,是社会发展的一大进步。主要的不足,现在属于基础设施建设阶段,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或者说互联网商业模式变革较快。

目前需要去面对的是,全力做实、做透一个县域与互联网背后广域资源的对接、承接能力从某个方面说,是一个县域信息经济时代,如何进行重新的资源审视与定位的过程。作为服务商,更多需要改变的是不把政府作为“甲方”,而是把市场作为“甲方”

出于服务商的敏锐“嗅觉”,我更多关注的是“线上线下”结合的机会,互联网经济正在向实体经济融合,这个不就是每个县域属地企业最大的机会吗?倡导要发展农村电商,改造农业产业价值链,特别是政府报告中对于建设农村信息化、电子商务等方面的描述,让很多媒体评论农村电商是最具“钱景”的行业之一。我觉得这对于从业人员是一个利好消息,是再次“趁势发展”的机会。

县域电商1.0时代很多都是“夫妻店、兄弟连、姐妹店”等等,对人才的专业技能及管理素养要求不高,通常团队里有1-2个客服、1个美工和一个仓管(店主兼)即可满足当时电商的基本要求。

在进入县域电商2.0时代以后,特别是农业电商,最大的区别在于需要的不仅仅是网店技能型人才,还需要供应链管理、品质控制、品牌推广、冷链物流、县域综合服务等人才,这个是电商产业在县域“拉长”所带来的人力资源需求,所以一批在传统农业有实力,又接受互联网思维的“新电商人”,会是我们未来主要的培育方向。

从“农产品电商”到“农产品上行”是对互联网时代农产品流通商贸方式一种新的提炼,如果说“农产品电商”是一种销售行为描述,那么,“农产品上行”则是农产品流通一个全新的体系。

这几年,为了推进“农产品上行”,地方政府、电商平台、服务商没有少使劲,也有不少让人眼前一亮的“盆景”,反观总结是互联网这个需求侧对供给侧的体系给出了新课题。供应链管理、产品网销标准、公共品牌构建、网络引爆、人才培养、农旅融合等等,关于“农产品上行”呈现众多“新玩法”。

县域电商在经历 “开工典礼、奠基仪式”以及观念普及后,今年会向实效化转型,不论“人”、“货”、“平台”都是经历一次洗牌的过程,而且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应用,电子商务的使用形态会从单纯的开网店向网络营销、公共品牌构建、社群营销、供给侧服务等方面推进,从而实现从县域电商到县域经济互联网的转变。

以上这些,为我们接下来选择隰县开展阵地战,有了清晰的战略思考。


... 未完待续,敬请等待 ...


往期精彩回顾

1. 三晋雄邦在信息化时代的出路何在?

2. 如何让贫困县获得世界平等资源?

3. 被震撼!120个农民“包机”学电商!